• <nav id="4m835"></nav>
    <dd id="4m835"><pre id="4m835"></pre></dd>

    1. <em id="4m835"><strike id="4m835"></strike></em>
      <nav id="4m835"></nav>

        賣車
        熱門
        全國北京上海寧波廣州深圳成都沈陽西安鄭州武漢杭州
        省份

        非典時代 我的紅色威馳提車實錄

        2005年12月31日 16:00   來源:愛卡汽車網  作者:阿飛

        終于提到了我期盼已久的紅威,等待期間的種種期盼、郁悶、激憤、無奈都好像是很久以前發生的事情了,想來大概是提車這幾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初見屬于自己的紅威的熱血沸騰似乎也已沉淀了下來。夜深人靜,悄悄紀錄下幾天來的經歷,獻給威盟的朋友,獻給所有愛車的人,獻給在非典時期艱難時刻卻從生活中尋找樂趣的堅強者;也獻給我自己,日后坐在車里的時候,紅威能夠時時提醒我關于挫折與堅強、恐懼與希望……

        4月15日,實在控制不住自己,同經銷商大吵一架,想起來已經好多年沒有這么罵過人了(具體的經過網友可查從前的文章)。拿到了經銷商的書面保證和道歉,可是心情卻慢慢冷了下來,甚至覺得有些無所謂了。隨著非典越來越嚴重,尤其每天都收到IBM、HP同學轉來其HR部門發給內部員工的一些信息,心情也越來越緊張起來。花了些時間和國外的同學聯系,也得到了一些國內見不到的“謠言”,于是開始每天戴口罩。上班輕軌、地鐵,下班地鐵、輕軌,看著車廂里面的口罩從每節車廂4、5個到90%(統計越來越精確,因為車廂里面的人越來越少),越發懊惱自己為什么非要交全款買vois,不就是一個代步工具么。

        4月19日,再次得到了經銷商食言的消息,自己都非常奇怪為何在電話中心情如此平靜,大概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非典上面。想當年,畢業后覺得IT比較有發展前途,尤其在北京,就把同樣作IT的哥哥嫂子都“騙”到了北京,買了大房子把退休的父母都接了來,一家人住在一起。尤其哥哥的小女兒出生以后,更加體會到生活的樂趣,每天聽小baby叫“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姐姐”,就是不會叫“飛飛”,于是不停地教,同時還要防止老媽教她叫的“叔叔”發生混淆。今天早晨,當小侄女第一次會大聲的叫我“飛飛”了,我的心情卻異常沉重起來。全家都在上地附近,他們沒有人坐公交或接觸人群;只有我每天擁來擠去,剛好有項目作Project procurement,每天還要打車跑好幾個地方。出于安全考慮,已經兩天沒有和小baby親熱了。下午,感覺家里應該儲備些生存物資,戴上口罩,找出好久沒有騎過的自行車,幾個人去超市狂采購了一把,結果被同學和鄰居笑。20日,看到了新聞發布會,所有的疑慮得到了證實。一晚上沒有睡著,家里加上小保姆,這么多人,一旦出了意外,這叫無法面對列祖列宗啊。

        21日、22日,開始不斷搜集信息,評估形勢。給各地的親友打電話,最終決定家里人還是分散一些比較好。考慮讓反聘工作的父親住在廣安門的宿舍里,暫時不回家了,嫂子帶著小baby送到塘沽親戚家里,小保姆回老家。火車、大巴都不安全,只能找信得過的車去送,這時,對當初訂vois越發后悔了,當然還有對經銷商的痛恨。23日上午,準備第二天租輛車,消毒后自己去送,可是隨即在網上看到謠傳,說北京馬上就要戒嚴了(禁止出入),威盟中也有網友發了帖子,說看到城郊出現軍隊。寧可信其有,于是當機立斷,找了一個朋友當天中午就出發。打電話,聽到小baby的車已經過了天津,心情才慢慢放松了下來。塘沽海軍后勤學院管理比較嚴格,即便天津北京的密切關系一定跑不了,那里相對來說比較安全。現在想起來,也許當時自己太緊張了。下午,總公司分級傳達指示,通知從24日起Home Office(絕對不是放假,呵呵,國家要求51不放長假,誰敢放這么一個超長假期啊)。打電話給老爸,說他們也可以離開了。這么長的“假期”,老爸一個人在廣安門住太寂寞了,不如接回來家里剩下人相依為命,于是找了一輛掛著消毒牌子的出租,直接從國貿到廣安門接上老爸,回到上地。到家后,老媽也剛到家,說接到我的電話就去了超市,呵呵,可是基本上空手而歸。坐下來想,其實沒有這么嚴重的。用我哥的話說,沒聽說得了非典的人吃的多,搶購不會持續的。呵呵,再過幾十年,等我老了的時候,這段經歷將給兒孫們聽,一定非常有趣(可惜需要努力去找老婆)。
          
          晚上家里人在一起聊天,談論這輛紅威,這時候我已經拿定了主意,第二天一早就給經銷商電話,盡快退訂,然后馬上買一輛別的什么現車,用以消除公交隱患。

        24日9:15,電話打通,剛報了名字,沒等說退訂,經銷商直接告訴我說車架號已經出來了,2、3天就到,已經掛上了我的訂單。我不知道該怎么說,稀里糊涂的就放下了電話。估計經銷商skill的可能性比較大,耳邊想起馬三立的聲音,“逗你玩”……仔細考慮,發現自己還是比較喜歡vois,于是自己暗暗把底線又放了兩天。考慮到經銷商曾經說過的,車架號出來后5天即可提車,于是將底線放在了28日星期一。

        25日,上午給經銷商電話,對方說,周末可能比較懸,說,下午4:00以后就有確切的消息了,約定到時一定給我電話。這時,網上的消息是豐田的工作人員已經都逃回東瀛了,我越發懷疑提車的可能性,自己也拿定了主意,如果4:00的電話是沒車,我一定退訂,星期一,或者去提車,或者去提錢。這天天氣很好、陽光明媚,下午,和老爸把一年前作的風箏翻了出來,跑到小區邊上的空場。路上又見一輛白威,小區里面紅藍白已經各有一輛了,心情及其復雜。來到場地,已經有若干個風箏在天上迎風飛舞了,都是商業風箏,只有我們的是自己手工完成。呵呵,我又想起來大學2年級的時候,在學校和同學偷偷跑到三教,砍了一顆教師樓前的竹子,花了2天時間做了一個風箏,結果在東操大現其眼。邊放風箏邊開玩笑,說應該在風箏上掛上調幅,上書“眾志成城、抗擊非典”,這也算是放飛希望吧。2點鐘出門,每過20分鐘,就看一次表,看4:00是否已經到了,大概潛意識里還是希望能夠拿到紅威吧。4:10分,經銷商打來電話,說晚上車到。,看樣子,放飛希望還是能夠帶來好運的。然后第一時間給一直關心我提車的kerry發短消息,主要為了接受祝賀。//shy

        經銷商說周末停業消毒,星期一提車,如果統一辦理牌照,要等到星期二。掐指一算,29、30兩天比較緊張,又想起網友曾經說過,辦理手續就像自己的孩子,一定要自己走過一遍,于是決定星期一去提車,自己辦理。晚上和kerry通電話,詳細了解了各種手續的經過,深表感謝!又到網上查詢先人們的各種經驗。發現北京公安交通管理局的網站各種信息比較齊全,只要思維健全的人,到此網站瀏覽一番,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都能夠搞定。周末兩天,花了幾個小時,把所有的提車注意事項,辦理牌照流程、手續、聯系方式、地點等都一一標出,在go2map上查找地點,又將前段時間大俠組織的“威盟物價指數”重新摘取,最終整理出一份《提車既裝飾指南》,五號字單倍行距八頁,打印出來,隨身攜帶。有兩個身份證,一個海淀的,一個朝陽的,考慮再三,如果走朝陽,有kerry曾經經驗隨時可以請教,如果走海淀,以后可能會方便些。最終決定走海淀。家里打印機長期不用,卡紙嚴重,若干次取出硒鼓等細枝末節略過不表。

        4月28日,星期一,提車,交購置附加稅,簡單裝飾

        早8:30出門,和老哥去提車。小區里面只有黑車,找了一輛干凈的,戴著口罩坐在里面,看司機也很緊張,問去哪里。心情好,決定開個玩笑,去“地壇醫院”,看司機都快抖起來了,呵呵。非典時期,黑車也發非典財,平日里到廣通15,今天20,想想以后打車的機會也不多,還是上了。

        9:05到廣通,進大廳,找經銷商,看大廳里面人很少,多了很多款其他的豐田車樣品,幾個大款模樣的人在和經銷商座談。等了一小會兒,經銷商過來直接說,豐田下了文件,從今天開始所有提車客戶不給辦理牌照手續,都需要自行解決,感覺可能怕我不滿(因為這些都是當時訂車時候承諾的),聽我說自己辦沒有問題之后,明顯松了一口氣。隨后直接領我們開發票,辦理保險。

        比較幽默的是保險到一半的時候我才想起來現在還沒有見過我的車,于是經銷商讓我去場地,說車剛剛洗好。——出門,眼前一亮,場地上只有一輛紅威,一定是我的。車輪胎還是濕的,沒錯了。看到車,心里喜悅之情難于言表,前后左右仔細看,眼睛都不夠用(其實當初訂車的時候并沒有花很大的精力,從打算買車,到決定vois,前后只有4個小時,還是從隔壁palio出來后偶然看到廣通專賣店的)。看了幾圈,覺得還是應該冷靜下來,別象kerry那樣,不到10分鐘就開車走了。于是我掏出準備已久的《寶典》,一條一條念出聲來,每條看著老哥對應檢查車輛,咳咳,其實我根本不懂車,一共摸車2000公里,絕對新手新車(這也是很快出險的必然,后文講述),老哥比我還差。當念道“車門是否完整(是否是4個)”時,老哥實在查不下去了,我們兩個肚子都笑疼了。主席說的對,“本本主義害死人啊”。決定就這樣了,回大廳繼續辦保險。

        坐在保險專員前面,我掏出口罩戴上,對方也掏出口罩戴上,比較搞笑,象早期西方武士見面時候,為表示信任,打開自己的防護面罩;我們現在見面,為表示不信任,先戴上口罩;尤其是談保險這種話題,真的感覺怪怪的。

        既然決定為以后理陪方便,在經銷商處上保險,就沒有太多討價還價的了。根據kerry的提示,在指定駕駛員上指定了兩個駕駛員,能夠便宜一些。最后結果是全險,其中值得指出的是10萬三責、不計免賠等,送玻璃、劃痕、自燃什么的,一共4229.39。保險代理強調第二天0:00保險生效,想,不會這么快就出事吧。呵呵,根據莫非定律,不希望發生的事情,一定在最恰當的時間發生。強烈建議后來者,尤其新車新手一定要上全險,最好提前一天上,否則出了問題很麻煩的。盡管出險是小概率事件,可是落到個人頭上就是100%的。

        交了保險費,憑收據第二天來取報單。這時候經銷商已經拿來了發票,連同裝有合格證、技術規格書、User Manual、保養手冊等一個大袋子,袋子上紙條也標明了車架號、發動機號,并拿來了車鑰匙。坐在車里,又查驗了一下空調(曾經聽說有網友空調沒有加氟的慘劇發生過,kerry也嚴重提示這點),還好,空調沒有問題。又取出帶來的CD(蔡琴經典),播放一下,效果很好,空擋點火怠速聲音極小,蔡琴的聲音比較渾厚。打開前蓋,檢查發動機號,沒有問題;駕駛座位下的車架號,沒有問題;后備箱里面備胎、千斤頂,沒有問題,后來想起來沒有看到上輪胎的工具,不知是我不認識,還是根本沒有;天線大概經銷商也怕丟,放在后備箱里面。

        提車時候,里程表顯示4公里,不知是真是假,就當0公里就是了。經銷商給留了2格油。收拾好一切東西,輕踩油門上路。本人是新手,只能談談自己的感覺,優點就不多說了,如果用兩個字,喜愛,四個字,非常喜愛,尤其感覺空間沒有想象中那么小。至于缺點,可能不夠確切,就是感覺剛開始檔位不是特別清晰,尤其一擋和倒擋;另外3擋、4擋的檔位行程比較短。開空調時一擋怠速不很穩定,左轉彎時候,A柱確實有遮擋視線之嫌。臭名昭著的底盤聲音一直沒有留意到,難道真的封塑了?這兩天比較忙,還沒有來得及看。在加油站加滿97號油,3.49元/升,120元,加97號的主要考慮到驗車時候需要檢驗尾氣,97號油能夠加大一些安全系數。

        考慮一天時間可能無法辦完所有手續,便決定下午辦理購置附加稅并去給愛車加配置和裝飾。給亞運村購置附加稅征稽處打電話,下午1:00辦公。

        12:30,驅車前往亞運村車市,地點在車市南門,從小胡同進去沒有多遠,便暗暗叫苦,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多沒有牌子的新車,購置稅排隊100多人,人人帶著大口罩。老哥去排隊,我按照門口的提示,到附近復印社復印身份證1張,發票2張,車輛合格證1張,計4元。復印的小女孩捻熟一切手續,直接從我手中抽取需要復印的材料,動作麻利。從門口保安那里打聽到,這幾天人特別多,尤其星期一,因為很多人都在周末購車,只能周一來辦手續。我在非典時代趕上了五一、非典、周一的高峰。隊伍很粗,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買汽車這種高檔消費品同農貿市場買白菜蘿卜差不多,至少在國家眼里。這簡直是一種折磨!決沒有想到同第二天的驗車比較,這里已經近似天堂般協調和有秩序了。還是老哥排隊,我趁機到市場里面窗口加蓋了工商驗證章(好像是合格證和發票上面),那里沒有什么人排隊。回來繼續排隊,每次放進屋里10個人,就這樣50、40、30、20的數著,聽排隊的難友們說,廣安門和方莊那里人也不少,也要排很長時間,于是沒什么可動搖的了,堅持下去。排了大約2個小時,終于進屋了。發現左手第二個窗口前只有2個人,相對較少,于是排過去,站了一會兒,聽前面的人發牢騷,原來該窗口負責這位仁兄屬老年組的,動作巨慢,我前面這位老哥是前2撥進來的。呵呵。剛想換到邊上的隊伍,卻見正在辦理手續的人手中拿了厚厚一摞,原來辦理8輛車。算了,慢慢排。購置稅=車款/1.17×0.1,白花花的銀子換來了一個購置稅小本和一張收據。門口看到剛剛貼出,28日開始實行的告示,附加稅不需要再回來建檔了,這樣,亞運村也可以少來一次。

        從亞運村出來,已經3點多,直接驅車沿四環沖向西郊汽配城,在南樓2層,購買如下設備:

        vois專用腳墊:帶VOIS字樣,120元(有一種厚貴的沒有買)

        氣泵:和Kerry的相同,140元

        vois專用棉絨坐套:4S經銷商賣600多的那一種,240元(說道這個,提車的時候巨搞笑,一個女車友,買了4S的坐套,交錢的時候剛好坐套供應商來送貨,那女士問進價多少?供應商猶豫一下,說330,女士大怒!)

        皮把套:25元

        滅火器:25元

        三角牌:10元

        撣子:25元

        大家如果在這里買東西,要勇敢地侃價,我相信我拿到的價格距離底線還有好遠。侃價的時候我拿著打印的《物價指數》,當那小女孩報價后,直接回出一個網友們購買的最低價,說這是調查結果,搞得小女孩壓力很大,總想搶我的寶典看,呵呵。

        坐套的安裝費了不少的力氣,主要后座打開計較困難,卡的比較死。不過估計諸位安裝的時候也都不需要自己動手,看一遍就知道了。

        從西郊汽配出來,已經將近5點,四環掉頭至航天橋,經三環奔草橋戀日汽配,Kerry在那里安裝的排擋鎖。在戀日B區40號杰杰,我吃了不少苦頭。幾個小廣東,拍著胸脯說已經給8輛vois安裝了排擋鎖。確實,要是沒有前人安裝,我也不敢來。以色列排擋鎖的號碼根據電話查詢,是真的。根據數據加密理論,我只能保證這個號碼是真的,至于這把鎖是否和這個號碼是一一對應的,就沒有辦法了。很快,隨著令我心痛的電鉆聲音,鎖很快裝好了。坐上車,我靠,鎖上后居然還是能夠換檔,這不是玩我么?于是我大發雷霆,裝之前就嚴肅告訴過他們,要認真仔細,居然還是這樣。廣東人動手就要修改,被我喝止,再次強調如果出現問題他們的悲慘結果,并要求一切在我搞清楚之后在進行修改,在我的恐嚇下,對方也很緊張,最后大家商討,由于鎖裝的比較底,而vois的檔位行程比較短,才出現這個情況。于是幾個人利用各種物理知識,花了1個多小時,終于把鎖鎖在的倒擋上。鑒于此經歷,嚴重建議各位隨后提車的大俠,防盜、排擋等各種裝置如果能夠的話還是在4S店里面安裝比較好!排擋鎖三把鑰匙,330元,加上一副豐田牌照架,20元。根據前面坐套在4S店增值的比率,想必4S里排擋鎖也確實應該580到600元了。

        4月29日,星期二,驗車,出險

        4月29日,上午9:00,來到學院路檢測場,現場已經基本上沒有車位了,這時候,已經感覺到5月1日前提車上牌是一個非常不明智的舉動,感覺這里是北京市人最密集的地方。一上午,就發生了一起排隊打架、一輛白威后尾被撞出了大坑、一輛不知什么牌子的車掉進了停車場邊上的溝里。既然來了,又懶得去辦移動癥,只能硬著頭皮往上沖了。場外一共9個不同類型的窗口辦理,強烈建議需要多幾個人同時排隊,很多隊伍可以去了就排上,前面的手續沒有完成,大不了先讓后面的人先辦,這樣可以節約很多時間。

        據說平日里,辦理新車登記的人都是在廳里辦理,現在非典時期,辦公人員把桌子拖到窗戶前,上面蓋著厚厚的塑料布,掀開以后才能遞進去材料。所有的隊伍都在露天,盡管通風,可是人太密集了,天上烈日當頭,每個人都帶著厚厚的口罩,百年不遇的奇觀。

        下面是辦理的手續,辦理的過程中我一直在想,很多手續完全不必要的,很多中間過程完全可以合并,很多的檢驗應該在汽車出廠前解決。可是不同的部門,不同的職責都需要蓋章,于是就出了很多的窗口,每個工作人員都要檢測材料的合法性,中間生成了很多的臨時單據,這些單據最后變成一張簡單的回執,回執到最后都沒有了,只剩下一個行駛證。大概這就是國情。非典病人去醫院就診的時候,自己去掛號,自己找門診,自己去劃價,自己去交費,自己滿樓找放射科,自己再取出X片找醫生,然后發現是非典,這幾個部門誰也跑不了。前一陣研究HIS系統,對國外的醫院流程研究了一些,西方發達國家的一些醫院里面很多門診室,每個病人一間,不同的醫生和護士來這里查看病人…非典為什么在我們國家蔓延這么迅速,而且醫院確實成為了主要的傳染源,很多東西值得深思啊。

        很多中間單據都沒有了,而且整個過程中非常緊張,所以下面都是憑記憶寫下來的,歡迎諸位更正。

        1、首先在檢驗場右側作環保登記(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支隊伍不是很長,辦理相對快一些,這個窗口只是簡單地看著發票和合格證填寫一張表格

        2、然后在左側環保窗口在合格證和發票上面加蓋環保章

        3、然后要復印合格證和身份證,只能是B5紙張,由于合格證上面必須加蓋環保章才能夠復印,因此提前復印的東西沒有用處了。這時,檢測場的復印機居然壞了,隊伍越來越長,成了一個bottleneck。這里繼續等是不明智的,考慮開車去別的地方復印在回來。來到停車場,發現滿滿的,而且毫無秩序,我的紅威根本開不出來,于是只能到路邊打車去復印。那個出租車司機輕車熟路,直接拉到南邊十字路口出掉頭,復印完后直接回來,據他說,不到半個小時,已經來回拉了6趟去那里復印的了,呵呵,在檢測場附近拉活也是生財之道啊。

        4、復印完后,在辦公門口領取機動車注冊登記表,拿出準備好的簽字筆,在小桌邊彎腰填寫(需要注意的就是填寫時一定要填寫同身份證完全相同的信息),很多人沒有帶筆,我的筆被共用了5次。

        5、在新車登記窗口,遞進去所有的資料,里面的人仔細看來看去,然后傳遞給“引導員”,交給屋子里面真正窗口里的辦公人員。在門口等待。

        6、登記表通過了,辦公樓門口藍色制服大叔會喊名字,看身份證驗明正身,然后拿回通過了的表格。這位大叔很逗,拿了一雙乳膠手套,拼命想戴進去,我在等待的過程中,看他戴了半個多小時也沒有成功,難得的是決不放棄。由于他每過兩分鐘就要來回交付材料一次,所以我懷疑他今天都不會戴上這個手套。等待的人中有諂媚的,主動告訴大叔應該如何戴乳膠手套,結果遭到了白眼,呵呵。

        7、在場外右側外觀檢測處登記領取外觀、檢測等各種表格。然后就要憑自己的造化在場地中央逮住外觀檢測人員和拓號人員了。諾大的停車場只有2個外觀檢測和一個拓號老師傅,他們走到哪里,后面都跟了長長一隊人馬,還有妄圖加塞的人在前面希望阻攔住提前辦理而苦苦哀求,整個場景頗象小時候玩的老鷹捉小雞。老師傅拓號的水平還是很高的,每輛車的發動機號和車架號都位置不同,各種各樣的小工具幫助老師父應付各種各樣的車輛。老師傅效率很高,而且沒有戴口罩,行進線路頗符合最短路徑法,令人欽佩。但是到了車前面,如果發現誰還沒有到打開發動機蓋,會罵罵咧咧。也可以理解。

        8、檢驗外觀后檢查人員填寫我手中的表格,拓號后我拿到了膠條。由于vois不是免檢車輛,必須開進檢驗場內驗車了。

        9、首先是將車開到檢驗場最內側的尾氣檢驗,檢驗人員坐進去,將轉速提高到1800轉左右,通過儀器檢驗尾氣,幾分鐘的時間吧,不長。

        10、轉身取回尾氣檢測單,將車開出來交給工作人員上線檢查。自己在通道的另外一側等候,看著開過幾個檢測段,尤其是燈光監測儀來來回回心里非常想笑。據說每個人都會多多少少抓出些小毛病,然后他們能夠有些進項。這樣多麻煩,能買的起車的人不在乎多出幾十塊前,關鍵是別折騰人啊。

        11、果然告訴我燈光不合格,讓我抓緊時間調燈光。一看表,11:53。車掉頭兜一圈直接開到隔壁的調燈光通道。工作人員拿了螺絲刀打開前蓋。突然,鈴聲響起,我心里一涼。只見工作人員正高舉螺絲刀準備工作,聽到鈴聲一響,保持姿勢不便轉身就走,說“吃飯,下午1點”。看我還要說什么,工作人員對我一笑:“到樹蔭下歇著吧”,真是默默無語兩眼淚啊。

        12、和老哥老爸商量,家比較近還是回去吃飯吧。“OK”,時光定格,這個決定隨后導致了我剛剛提出一天的紅威發生掛蹭慘劇。

        小區便道很窄,將將能夠兩輛小車對行。吃完飯后,三步并作兩步,啟動,轉彎,減速,剛要通過一輛停靠右側路邊的東南得利卡時,左側竄出一民工,一慌,方向盤一動,只聽右側一陣刺耳金屬聲,來不及剎車,只感覺頭翁的一下,停下來看,兩輛車都是長長的擦痕,我的右前門,后視鏡,防擦條,前后輪眉全都完蛋,得利卡也類似。站在車旁,我的心拔涼拔涼的,剛剛一天啊,還沒有上牌,保險剛剛生效不到13個小時。民工來來回來看熱鬧,我卻懶得搭理了。給經銷商保險代理電話,說如果各修各車,我直接去廣通即可,如果走三責,必須雙方同時去和平東街保險公司了。

        上牌要緊,對方事主不在,我匆匆從寶典上撕下一張空白紙,留下電話號碼,便驅車又來到了學院路檢測場。上午有許多人圍著嶄新的紅威嘖嘖贊嘆,現在還是有人圍過來看,只不過眼神都比較怪異。上午目光主要集中在車上,現在看到車都會驚訝仔細看看駕駛員,我恨不得找塊豆腐一頭撞死。

        幸好已經通過了外觀檢測,想了一下行駛本拍照是左前方。否則只能修理完了才能上牌了。

        13、燈光很快調好了,估計調整工作人員自己都不知道該向那個方向調整。第二天我發現,大燈左低右高,想必是車檢所的杰作。不過這些小問題在醒目的傷痕下都可以忽略不計了。提車時激動的心情已經蕩然無存。

        14、總驗簽章處,隊伍很長,老哥在排隊,我自己則開車去廣通查看。

        廣通維修人員看了以后估計說要2000元維修,更主要的是工人都放假了,只能5月6日以后修理,而且要修理3天。邊上一個漂亮美眉看了我的紅威,作傷心狀,唉,真恨我自己,用手抓頭發,一綹一綹的。不過,在美眉面前還是要表現出鎮靜面貌的。

        15、回到學院路檢測場,感覺將近一個小時了,總驗簽章處感覺隊伍更粗更長了,老哥的位置感覺更加靠后了。隊伍前面人挨人、人擠人,加上心情不好,感覺天都開始灰蒙蒙起來。

        16、外面車更加多了,已經根本沒有車位。想起來檢測場里面車好像不多,于是繞進去,果然,車位很多,而且很有秩序,人也比較少。紅威停在這里,也少了一些譴責的目光。

        17、總驗簽字終于結束,需要交費,于是又看到了更長的一只隊伍。幸好,剛才在總驗簽字排在我身后的一位兄弟聊得比較投機,他的同伙排在交費隊伍的最前面,于是掏了100多的銀子讓這位兄弟幫忙代辦,很快就有了結果。很幸運,否則又要一個小時,不過加塞的行為不值得鼓勵,大家念在我提車一天出險的份上,就算給些安慰吧。

        18、在收費窗口另外一側,所有的材料交上去,得到了機動車回執。這里出乎意料的人少,前面的收費隊伍是個bottleneck。已經下午3:50了,一天的勞動和匆忙中對愛車的傷害,換來了半頁紙大小的回執。

        19、再到左側環保窗口,交上各種必要的手續,和三兩銀子,換取貼在車窗上的綠色環保標識。這時這支隊伍也非常短了,很快結束。

        20、北安河拍號?門口正在戴乳膠手套那位大叔看看表,已經快4:00了,對我搖搖頭,“估計沒戲了”。看來,提車上牌一共需要3天時間。離開的時候,看到許多中間過程的隊伍還相當長,不知道這些兄弟們今天能夠如愿,第二天拍號的時候,有車友說前一天驗車一直到晚上7:00,原來如此。

        晚上回到小區,得利卡事主和我聯系,讓我修車。我說如果你自己有保險,我就意思一些汽油誤工費,然后各修各車。可是他說自己沒有保險,讓我出1000元。我只能走三責了,剛剛請教過朋友,說三責給他定的損一定不夠去得利卡專賣店的費用,中間差價需要協調解決。我還是努力希望對方走自己的保險,可是沒有效果,只能去保險公司走三責了。和廣通聯系,說由于我在廣通買的保險,所以不管我去廣通定損還是去保險公司定損,我都能夠實報實銷,不會出現定損過低的現象,因此不需要擔心,而對方的定損一定會低,只能靠我和得利卡事主協調解決了。

        4月30日,星期三,上牌,保險理賠

        清晨,陽光明媚,打開車窗,可以呼吸到清新的氣息,驅車在寬廣的北清路上,人煙稀少,偶爾有超速行駛的小車飛速超過。兩側的景致都還不錯,一條筆直的大路,直通向西面山區。這里的感覺和城里的感覺完全不同,好像身處另外一個世界,一路上沒有看到口罩,非典的恐怖似乎也隨著耳旁的風聲慢慢遠去了。

        從上地聯想前面的路直接北上幾分鐘就到北清路,向東行駛一小段距離后掉頭西去,經過上莊繼續往西,注意一下路牌,很容易找到京海車管所。7:30出門,8:30不到就到達目的地,車速最高60公里,大多數是四檔,轉速不超過2000。呵呵,北清路的限速也是60公里,可是這樣一條高標準公路,車輛又非常之少,很多人在此飆車,我就曾經在北清路上拉到160(當然不是自己的車啦)。據說晚上這條路上經常有警察查超速撈外快,而且一抓一個準,因為沒有人以60公里以下的速度爬行。

        我到的時候,已經很多車輛了。京海車管所9:00準時開門,大概由于偏遠,對非典的恐懼不是非常嚴重,而且郊區場地和空氣都不錯,他們還是在大廳里面辦公,沒有到露天。

        21、不過拍牌號的過程很快,窗口隊伍慢慢變短。輪到我了,遞進去前一天蓋了章的回執(諸位后來者一定注意在驗車場最后的東西要齊全,否則當天跑這么遠來到車管所,如果發現手續不足很虧的,建議大家離開驗車場的時候讓戴手套的大叔看看東西是否已經齊了,30日就發現一位小伙子的回執上居然沒有章,白跑了一趟)。拍號要求車主本人前往,所以每個人都要摘下口罩讓里面的人對照身份證驗明正身,有個哥們是代別人辦的,別驅了出來,不過后來照相的時候發現他也在照相,估計是把窗口里面的人搞定了。牌照已經到了FL12××,我默默祈禱了一下,拍出了1207,眼看后面老兄拍出了1208。//sigh…

        22、拿著寫了牌照號碼的回執在隔壁窗口領取牌照,上交129兩銀子

        23、自己帶了螺絲刀,省下10元安裝牌照的費用,牌照架按照成功,和邊上一位在4S花了100元買下的牌照架比較,還是有一定差距的,呵呵,20:100,一分錢一分貨。

        24、牌照安裝完畢,繼續在場地里面逮手拿數碼相機的藍衣婦人,不過牌照的速度比拓號要快許多,基本上沒有出現老鷹捉小雞的局面。這位藍衣夫人一定是比較高產的攝影師。

        25、在照相窗口等待,叫號的時候遞進去20元,沖洗照片的人不見銀子不沖影的。

        26、繼續在照相窗口等待,叫號的時候就拿到了照片和發票。照片是2聯裝,自己在切紙機上把照片切出2個,仔細觀看,車灰蒙蒙的,基本上沒有紅威的靚麗。本來打算來拍號之前洗車的,可是看到傷痕,一點洗車的沖動都沒有。背景上,有幾輛其他的車,幾個戴著口罩的人。作為非典時代的見證,口罩隨我的紅威被永久紀錄到了行駛證上面。

        27、將照片回執送交行駛癥辦理窗口,很快就拿到了檔案和行駛證,還有年檢標。年檢標和環保綠標需要貼在窗戶內側。Kerry的建議,用冰箱保鮮膜裁剪出相同大小,挖幾個小洞,墊在不干膠和風擋玻璃之間,這樣日后撕下來的時候會容易很多。

        28、車管所停車場收費2元,呵呵,鐵打的收入,來的人一定有車的。

        回家的路上,一輛Nissan一直行駛在身邊,老哥開玩笑說,可能和你飆車呢。//faint,兩個時速不足60公里的磨合車在北清路上居然也敢稱為“飆車”。

        還有保險的大事要做,回家后,第一時間上網,看看xcar網友們的回復,決定了策略,約上對方事主先來到麗澤橋附近的東南汽車專賣店,該店對得利卡維修報價1200元。然后又驅車來到約好了的中保東城,這時已經12:50了。保險公司門口幾把桌椅,一位很寂寞、健談的保安很客氣,請我們坐,說上面的人在午睡,還沒有到工作時間,13:10,催,說還在睡,保安很逗,說明天五一放假了,所以他們今天中午睡的時間都比較長。//faint,這是什么理由。還需要他們定損,能忍就忍。

        13:15,靈機一動,避開保安,直接打電話上去,說我們已經到了,可是門口沒人,對方說馬上下來,呵呵,保安不知道自己被賣了。

        然后,就在露天填出險表,保險公司查看行駛證(當天發揮作用啊),驗車,拍照(這次拍的是右前方,全是損傷的一面,呵呵),定損,整個過程基本上屬于比較牛X,不屑一顧。最終給我訂了2000元,得利卡定了700元。得利卡車主死也不同意保險公司指定的修理廠,也沒有提過多的要求,只是希望在專賣店修好就是了。打電話給得利卡專賣店,說最低1000。差價300,我認了,本來人家得利卡是無辜的,住在一個小區,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這也算是給我自己的一個教訓吧。然后又來到麗澤橋,對修理廠廠長苦苦哀求,再讓他看我的紅威,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最后價格定在了900,這樣差價就只有200了。我掏錢900,拿到700元的發票,和得利卡事主填寫29條處理意見協議單,雙方簽字。總算把得利卡搞定。回頭自己的車2000元修完以后,拿著定損單、協議、兩份修理清單、發票,就可以到保險公司報銷換回來2700了。

        可惜修車要在五一以后,不知道能否去其他的專賣店修理,打電話,保險公司已經沒有人接電話了,廣通的人恐嚇我說如果去別的店修,回去無法報銷,只能等了。盼望公司五一之后再休息幾天,這樣就免去了我地鐵輕軌的危險。

        回家的路上,順便去小西天交養路費,從積水潭往北,還沒有到北師大。看到了小西天的牌樓處剛好有一個天橋,想起上午上牌時有人說就在牌樓里面不遠,懶得掉頭,于是在路邊雜貨店前泊車,從天橋走過去。走啊走,看到了一些FLxxxx的牌子,估計就在前面,可是走了很遠才找到志強園23號樓,后悔沒有開車過來。看來人家說牌樓里面不遠,指的是開車過去,呵呵,不是腿兒來。養路費處比較清凈,很快辦理完,交到年底。每個月110元。

        回家的路上,感慨萬千,這幾日經歷了太多的事情,非典時代的提車、上牌、撞車、保險都遇上了,這三天不知道有多少可能被傳染上非典,盡管不在車里的時候盡量戴口罩,可是,忙碌緊張的時候卻時時出現,有時候就會忘記口罩,只知道危險時刻在身邊。只能再過幾天看看自己是否發燒才能知道,之前總要把這些經歷寫出來。提車為了防止非典,可是上牌卻增大了可能,是福是禍鬼知道。

        晚上,開著車拉著老爸老媽去長安街,一路在二環上時速控制在35公里。長安街上燈光依舊,人卻很少,天安門廣場已經戒嚴,只有4個角上各站著一個武警。繞二環一圈,見到2輛救護車,駕駛員都嚴嚴實實的口罩著,路過西直門時候,覺得人民醫院就在附近而有些心悸。收音機里報著當天的確診人數和疑似病例,每天都在100多,沒有下降的趨勢。股票在21日已經全部拋出,卻想著如何給北京的非典作一個K線指標,看看MACD趨勢。坐在新車里,想著當初憧憬游蕩在長安街車河時夢幻場面,現在行駛在空曠的路面想起生命的脆弱卻多少有些寂寞孤獨。電話想起,同事還在工作,討論了一會網站圖片規格的問題,5月7日必須提交給廣東聯通,這樣又把我拉回了現實生活中。是啊,生活還將繼續,不會因為有了車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也不會因為發生了非典而一切停止下來。

        看里程表,3天380公里,油表下去了一半,等下回加油的時候再計算油耗吧。

        寫文章的時候,老爸扔過來50元,說你去洗洗車吧,唉,還是等修好了的時候再說吧。

        網友說,你寫這么多,羅里羅嗦不累啊?唉,那就到這里為止吧。

        分享 微信 微博 qq

        最新動態

          推薦二手車

            ?

            京ICP備案號:京ICP備15006372號-5       經營許可證編號:京B2-20190486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京)字第13053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京網文【2019】 1767-167號

            CopyRight ? 2015-2019 taoche.com版權所有  北京好車酷酷科技有限公司 廣告

            亚洲丝袜诱惑